原标题:平安好医生人事地震:举报导致的“分手”?

  来源:金证券

  在疫情的助推下,4月15日,在港上市的平安好医生市值超越千亿港元,时任公司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的王涛在社交网站感慨“千亿梦想,真的实现了”。

  谁能想到,一个月后王涛带着昔日“阿里系”旧部悉数离职。令人玩味的是,面对公司公告中“免去”如此尴尬的字眼,王涛在朋友圈中以“本人提出,董事会批准”挽尊,却遭到平安好医生的反手一击——公司特发补充公告,指出王涛被免职的理由是“履行管理职责未达到董事会预期”。如此绵里藏针的交锋,隐藏着怎样的隐情?

  不体面的分手

  5月15日晚间,平安好医生发布公告称,由于王涛的个人原因,公司董事会决定其不再继续出任平安好医生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公司董事会委任方蔚豪出任执行董事,自2020年5月15日起为期三年,同时,方蔚豪自5月15日起出任平安好医生临时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同时被免职的,还有公司联席公司秘书林源。

  值得一提的是,王涛在其朋友圈中回应免职一事时表示:“经本人提出,董事会批准,我将不再担任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和CEO职务。”他同时感谢马明哲董事长的信任,感谢投资人和合作伙伴,表示六年奋战,与家庭聚少离多,希望多花时间陪伴家人。

  不过,温情很快被打破。就在5月19日,平安好医生特发公告补充说明了王涛被免职的理由,系“履行管理职责未达到董事会预期”。与此同时,媒体报道称,继王涛被免职后,公司董秘、首席运营官(COO)、首席产品官(CPO)、首席技术官(CTO)等管理层也已被全部免职,由平安集团指派的新管理层已到岗接任。

  备受关注的是,包括公告“被免职”的王涛在内,这些主要管理层均来自“阿里系”。王涛2004年加入阿里,曾任职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兼阿里软件总裁职位;首席产品官吴宗逊曾是淘宝商户平台事业部副总经理,设计和运营淘宝开放平台;首席技术官王齐曾任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副总裁;首席运营官白雪则曾先后担任阿里巴巴人力资源总监、阿里巴巴市场总监、阿里巴巴客服总监等职位。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受此影响,5月14日-5月19日,平安好医生连跌四天,跌幅达到14%。

  缘于一次举报?

  “履行管理职责未达到董事会预期”,免职理由字数不多,却耐人寻味。

  平安好医生自2018年赴港上市以来,2016-2019年收入增速分别为115.83%、210.28%、78.68%、51.82%,虽然始终处于亏损中,但2019年平安好医生录得净亏损7.47亿元,与2018年净亏损9.13亿元相比亏损收窄18.2%。尤其在今年2月11日的发布会上,王涛表示:“公司将努力在2021年实现盈亏平衡。”有知情人士透露:“本来计划说2021年实现盈利的,后来仔细考虑,还是改成了盈亏平衡。”

  在《金证券》记者接触的资本人士来看来,“平安好医生正处于盈利拐点的关键期,如此人事大震荡很难归结于业绩表现不如预期。而且这类情况大多还是好聚好散,不至于如此不‘体面’。”

  记者发现,昨日市场流传“阿里系”高管悉数离开缘于一次举报。在平安好医生赴港上市之前,王涛等数位核心管理团队向董事会提出了预留5000万股作为期权,后续用于激励计划,其主要是面向合作方及有贡献的第三方。但是,最近当这些激励期权第一次行权后,有人举报当初的5000万股股权大多被分配给了核心管理团队的代持人或利益密切的第三方。以目前股价计算,5000万股的市值在50亿港元之上,“平安集团作为大股东对这次举报线索进行了查证,并雷厉风行地进行了此次的换血行动。”

  昨日,《金证券》记者就此向平安好医生公关人士求证,对方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值得一提的是,王涛作为CEO过高的薪资一直受到关注。财报数据显示,2016、2017、2018年,王涛的年薪分别为702.8万元、1634.6万元、2059万元,但到2019年已降至792.2万元。

  根据平安好医生2019年报显示,王涛手握平安好医生股权492万股,包括其获公司激励赠予的股份以及其行使EIS购股权后持有的234.5万股,占总股比0.46%,如果以最新收盘价105港元计算,这部分股权市值已在5亿港元之上。公司也在年报中称,截至去年年底,公司根据雇员激励计划可授出的EIS股份总数为7000万,其中所涉及的未行使购股权的股份总数为3786万。

  前路更加迷离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接棒王涛的方蔚豪,为平安集团的“自己人”。履历显示,方蔚豪曾创建了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并担任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方蔚豪现任平安医疗健康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联席董事长兼CEO、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等职务。

  平安好医生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拥有成熟的公司治理制度以及完备的经营管理决策机制,故此,这次管理层的变动预计不会影响本公司的正常经营和管理。汇丰也认为,管理层调整不会破坏平安好医生的发展前景:新任首席执行官会方蔚豪与监管机构、医院等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将有助于增加平安好医生在医保支付方面的业务布局;作为平安集团大医疗健康生态圈的重要成员,新任首席执行官可以帮助平安好医生协同母公司平安集团的资源。

  事实上,外界对平安好医生的最大担忧正是收入仍靠平安输血。《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在收入来源上,平安好医生在2019年对于平安集团仍然具有较高的依赖程度。平安系内的前三大客户平安寿险、平安产险和平安健康险三家合计为平安好医生贡献收入超过20亿元人民币,占总收入比接近40%,而这一比例也超过了2018年的35.6%。

  在内部遭遇高管大换血后,平安好医生的前路更加扑朔迷离。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